您当前位置:三农B2B网 > 三农资讯频道 > 中国新农民 > 正文

新“留守青年”

发布时间:2020/1/6 13:22:00 来源:中国农网 作者:三农B2B编缉

夏季的夜晚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燥热。

赵文有些睡不着,他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星星,一颗一颗地数着。仔细一想,回来养猪已有十个年头了。

像赵文这样留在农村的年轻人,在湖南省岳阳市还有很多,他们笑称自己为新时代的“留守青年”。

“留守青年”,这是中国逆城市化现象里的一个缩影。

他们有的来自农村,在大城市打拼,浪潮过后,选择返乡。有的选择一辈子留守农村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未曾踏上城市的土壤,堪称现实版的1900。

而新“留守青年”便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,懂农村,谙农业、知农事,选择深深地扎根在农村这片广袤的土地上,用奇思妙想和科学技术带动乡村振兴。

“我的根在农村”

对于大多数的年轻人来说,城市喧嚣热闹,斑离繁华,千姿百态的高大写字楼里怀揣着无数人的梦想。

在城市打拼,最终留在城市,成为了很多人的追求。

没回来之前,赵文在深圳的一家外贸公司从事销售工作,但那时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,美元汇率一路下跌,出口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做。

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每天清晨,赵文挤着公交去上班,深夜,带着疲惫入睡。

望成莫及的房价、跟不上进度的工作节奏,都让他背负着生活的重压。

“我要去农村养猪。”这是读大学时赵文和同学们说过的一句话,但当时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,并没有当真。

赵文的父母都是农民,他从小在农村长大,跟着父母一起干农活,这让他对农村有着特别的感情。

想起大学时自己的农业梦想,赵文想到了回农村创业。

但父母听到儿子要回来,他们极力反对。

“我供了那么多钱送你去外面读书,不是让你回来养猪的。”

在父母的眼里,赵文的工作体面而稳定,他们实在不能理解,为什么儿子要跑回农村来养猪。

为此,每次见面时,母亲总会骂赵文,甚至在后来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,因为父母不想见到自己,赵文一个人住进了山上的猪场。

“我妈看到我就生气,我过年都不回家,就在猪场自己煮一碗面条吃。有时看看天再看看地,就感到很心酸。”赵文说完,苦笑了一下。

和赵文一样,周科学也是“留守青年”的一员。

只不过他不养猪,而是产茶。

“城市的生活很好玩,收入也还可以,但是我并没有存到什么钱。”

和许多在外打拼的农村青年一样,“存不到什么钱”是他们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。

一方面城市消费水平高,除去日常的开销外,到月底往往所剩无几,要是恰巧身体出了点小毛病,需要就医,日子就更难过了。另一方面,房租房贷,偶尔再来几次社交应酬,便免不了成为“月光族”。

除此之外,周科学选择回来还有一个原因,“我想陪伴在我儿子的左右。”他常说,他的根在农村,他的家也在农村,农村是他要回归的一个地方。

周科学有一个儿子,今年6岁,正在镇上读一年级,没回来之前,儿子一直由父母带着。

在农村,年轻人选择外出务工,将孩子交由父母,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相聚一次。

孩子成了“留守儿童”,老人成了“留守老人”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

周科学不愿意这样的场景一直发生,再三权衡之下,他选择了回来。

在大城市里,到处高楼林立,街道上车水马龙,熙来攘往的人群,就像潮水一般,无数的赵文和周科学们在这座城市打拼,却始终像城市的过客。

2014年之前,全国返乡创业的人数不足200万,而截止到2019年11月,这个数字是850万。

他们的平均年龄是40岁,高中以上学历占到了40%。

数字的变化在表明,随着城镇化的加速发展,城乡之间的厚重壁垒正在被打破。

除了自身的原因外,近年来,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政策鼓励青年返乡。

一些像他们一样,在大城市打拼但根在农村的年轻人,也开始慢慢地回到农村来。

作为一种新的逆城市化的现象,返乡正逐渐成为一种“潮流”。

“做农业,风险很大的”

和赵文还有周科学不同,李黎并没有在大城市打拼过,08年大学毕业后,他便来到了湖南省临湘市羊楼司镇新屋村,成了一名大学生村官。

6年的村官生活结束后,他没有到解决编制问题的镇政府去上班,而是选择留了下来。

留下来的理由很简单,他觉得农村大有可为,他要在农村创业。
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当什么官,我要搞什么行政。”李黎说这话时,手上还沾着菜地里的泥土。

十二月份的岳阳,天气寒冷而潮湿,李黎在菜地里不停地忙活着,他得给棚内的蔬菜做好保温工作,防止冻伤。

去年,岳阳下了大雪和冻雨,菜地里的大棚全部垮掉了,损失有100多万。

在农村有很多大学生村官,大多数人任期结束后,多选择返回自己的家乡或者留在城市,像李黎这样的,是少数。

最开始,李黎种野菜,结果第一年种下去,一个子也没有结出来。

李黎急了,第二天就跑到农业局去请教专家,可是种植的野菜不在蔬菜范围内,专家也没辙。

后来野菜种出来了,却没有渠道可以销售,因为那时的市场认可度还不高。无奈之下,李黎只能每天凌晨把菜拖到菜市场上去卖。

凌晨三点的菜市场,夹杂着积水的践踏声、三轮车的的鸣笛声,还有人群的嘈杂声,大大小小的摊贩在各自忙活着,城市还在熟睡中,这里却已经苏醒。

李黎有些不知所措,但他只能硬着头皮摆好摊。

忙活完一切后,天已经开始亮了,陆陆续续有人来买菜。

每当有人路过他的菜摊时,李黎会用略显生涩的叫喊声招呼,但他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人群的嘈杂声中。

“你这个菜怎么卖?”有人问价。

李黎却有些害羞,不好意思回答。

带着仅有的三万块钱回到农村后,赵文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。

最开始养猪时,他还养过鳝鱼,可是这次的经历却损失惨重。

养鳝鱼需要水池,但周围都是杂草田,赵文就跑到田里去拔草,用铁楸挖出泥巴,把池子沏成型。

一个冬季过去了,赵文的鱼池终于完工了。

寒冬时节,刺骨的寒冷笼罩着村里的每一寸土地。

日复一日的拔草、沏水池,赵文的脸和手都冻得通红,可是一想到开春时节便可以把鳝鱼的种苗放进去,赵文便觉得很幸福。

春天终于来了,可是却没有好的鳝鱼苗可以买,那时鳝鱼还没有人工繁殖,赵文无奈之下只能自己编竹篓去捕。

捕鳝鱼的地点在野外,有时担心竹篓被人偷去,赵文甚至会在野外守上一晚上。

就这样,在漫天的繁星和闪闪的萤火虫的陪伴下,赵文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却美好的夜晚。

可是生活给的馈赠,不总是美好的。

夏天是雷雨多发的季节,轰隆隆的雷声伴随着夏夜的暴雨拍打在村庄的每一寸土地上,也拍打在赵文的心上。

从小,赵文便害怕打雷,但由于担心池子里的鱼苗,他还是鼓足勇气去池里放水。

生活总是有这种不幸的时刻,上游的鱼塘被冲垮了,瞬间的大水从上而下扑来,淹没了鳝池,也冲走了所有的鱼苗。

水淹没了他的膝盖,赵文站在田里手足无措,只能伤心地落泪。

养鳝失败后,赵文便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养猪的事业中。

他向亲戚借了几万块钱,并租了一个小别院,搭建自己的猪场。

猪场的环境很简陋,灶台就搭建在院子里,下雨天就打着伞在院里炒菜。

一个人住在猪场的生活有些心酸,有时他躺在猪棚旁边屋里的小床上,看着窗外的星星,一颗一颗地数着,不免有些孤独。

但他总是安慰自己,还有猪的陪伴。

养猪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不懂兽医,没有技术,一切都靠自学。

“我们最严重的时候死了50头猪,天天要等夜深人静,才能抬到后山上埋了,还不能让别人知道。”缺少资金技术,父母不支持理解。

但赵文说,他养的不是猪,是梦想。

回到农村来的“留守青年”,大部分会选择创业,但是创业会面临许多的困难。

他们说,资金、技术、市场,就像是三座阻挡在“留守青年”创业之路上的大山。许多的返乡青年,往往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失败了。

而且,乡村振兴也不仅仅是人才的振兴。

“没有产业的带动,人一走,就不振了。”对未来,李黎似乎有着些许担忧,但这却也是现实需要面对的问题。

在“留守青年”们看来,如果农村产业发展没有特色,那么产品质量就会不高,竞争力也就不强。

“乡村振兴,需要一些真正勇敢的年轻人”

周科学的烟茶产地就位于大山深处的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淡江村,和其他贫困地区的村子一样,村内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外出务工,留下来的多是一些年近古稀的老人和幼小的儿童。

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,周科学也开始尽自己所能帮扶村民。

有时民宿改造、茶叶种植需要一些长期雇工,周科学就雇佣村民,每月给他们三千块钱,在收购一些农户的产品时,往往也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,或者帮农户在朋友圈卖一些产品。

在周科学的带动和村民的努力下,村子的情况也在一天天的变好。

以前,村子里几乎看不到年轻人,但现在慢慢的有年轻人愿意回来。

“一个村上要是有四五个年轻人的话,大家聚在一起,每个人虽然做的项目不同,但是整个乡村的活力就会不一样。”周科学说,他的一位做中草药生意的朋友也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回到农村生活。

“农村还是有很多值得“挖”的东西。”李黎已经在农村“挖”了11年。

通过种植有机的绿色蔬菜,李黎的产业辐射了整个村子,农忙时节还雇佣一些村民来帮忙,也为他们增加了一些收入。

而通过与村民的合作,一些农户的产品被送到城市,送到了更多人的手中。或许他曾经有过对城市的憧憬,但更多是对农村的热爱。

赵文除了自己养猪,也带动村民一起养猪,然后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。

“有人说,我们改变了屠夫的形象。”

村民们没想到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大学生还真把养猪事业做的有模有样。

“留守青年”的扎根,为乡村的发展注入了活力。

“乡村振兴这一块,需要一些真正勇敢的年轻人。”他们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回到农村来,建设农村。但前提是,要找到一个突破点。

周科学说:“农业这条道路很艰辛,因为你要知道自己回来能干什么。”

人生有着无限的可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。有人选择在大城市打拼,有人选择在乡村创业。

他们在不同的赛道上奋力奔跑,但始终没有放弃对梦想的追逐。

而对于新“留守青年”来说,梦想即使改变了航向,也依然楚楚动人。

(注:1900是电影《海上钢琴师》中的人物,他一辈子待在海上,没有踏上过陆地。)

何薇 宋晨 龙天宇 陈巍巍

【责任编辑:管理员】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(跟贴0条 有0人参与)

网站声明

转载文章免责声明:

本文转载已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三农B2B网无关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原创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三农B2B网zxb2b.com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三农B2B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时,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三农B2B网zxb2b.com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企业来稿的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企业供稿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内容系企业提供,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。三农B2B网秉承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关闭

会员登录

用户名:

码: 忘记密码?

验证码: